第487章 师洛洛
书名:我不是真想秀恩爱 作者:廿彡 本章字数:5263字 更新时间:2021/07/29 18:18:42

晚饭之后,基本没有怎么耽搁,何言风径直驾车来到了凡客livehouse。

继续待在家里,何言风估计,别说是一顿晚餐,就算是三顿晚宴,也补不回自己流失的鼻血。

虽然不希望阿依慕跟来,但是,临出门的时候,何言风还是礼貌性地问了一句。

所幸阿依慕也知道,何言风这会儿巴不得躲开,离自己远远的。

并没有要求跟过来。

到达地方的时候,何言风看了看,才刚刚八点出头。

音乐交流会要八点半才开始。

他,早到了接近半个小时。

就在何言风以为,自己来的挺早的,这会儿,黄兴云老师他们应该还没到的时候,背后,却是蓦地响起一道颇为熟悉的声音,“何老师,你居然也来的这么早?”

何言风转身望去,而后发现,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黄兴云老师。

在黄兴云老师的身边还有紫荆花乐队的其他人。

李子江老师、张泰龙老师、刘文辉老师全部都在,除了虎虎老师,其他人都到齐了。

至于虎虎老师没和他们一起来,也很正常,毕竟,现在,他可是有家室的人了。

转身驻足,何言风立刻与四人招手,同时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道:“怕堵车,所以早点过来。”

没办法,总不能说,怕媳妇儿索取,所以提早出来避避。

四人汇合了何言风。

五人同行。

张泰龙瞅了瞅,开口问道:“木木老师没有和你一起过来?”

何言风闻言,并没有认真解释的意思,继续敷衍道:“家里有点事情,她走不开。”

没办法,撒了一个谎,就得用无数的谎去圆。

五人往livehouse里面走着,刘文辉老师突然开口问道:“何老师,你怎么了?”

说话间,他的眼睛还死死地盯着何言风的脸。

何言风上下打量了一下自身,而后颇为不解地反问道:“什么怎么了?”

刘文辉指了指何言风的鼻子,提醒道:“你的鼻子上面,好像有血迹!”

何言风闻言,立刻伸手抹了一下,而后发现,居然真有淡淡的血迹。

显然,这是刚刚被阿依慕刺激,流出的鼻血并没有擦干净。

何言风笑了笑,并没有在意,随口解释了一句,“哦,没事,最近辛辣的东西吃多了,有点上火。”

说完,他立刻开口,转移话题道:“对了,你们是第几个出场?”

黄兴云老师配合地回应道:“这次,我们主动申请,表演顺序比较靠前。”

他看得出,何言风并不想在刚刚那个话题上面深谈。

黄兴云老师说罢,刘文辉老师立刻开口附和,“主要是年纪大了,熬不住夜。”

何言风侧头,露出一张戏谑的笑脸,而后打趣地说道:“你确定不是因为晚了回去可能会跪键盘?”

刘文辉老师听了这话,脸上立刻浮起一抹尴尬。

他声音苦涩地笑道:“何老师,人艰不拆!”

张泰龙老师嘿嘿一笑,顺着这个话茬,开起了何言风的玩笑,“你那是人艰不拆,人家何老师那是甘之如饴。”

“你们几个,真是……”

何言风摇了摇头,颇不认同,他拍了拍胸脯,掷地有声道:“男子汉大丈夫,不管在家里面,还是在外面,那必须都是顶天立地、说一不二的存在。”

李子江老师听了何言风的豪言壮语,忍不住按了按自己的脑门,露出一副无语的表情,“何老师,你说这话,觉得会有人信吗?”

“是啊!”

刘文辉老师亦是添油加醋地说道:“现在,你的惧内之名已经是举国皆知了。”

“外行了吧!”何言风摇了摇手指,淡淡瞥视了四人一眼,而后底气十足道:“那是在外人面前,让着她的。”

“是吗?”

何言风的声音刚刚落下,背后,一道熟悉的声音蓦地响起,“回去,我倒要向木木求证求证。”

“玲子!”

何言风有些诧异,转身看向与虎虎老师一起走来的刘玉玲,“你怎么会来这里?”

虎虎老师会来,何言风一点也不奇怪。

毕竟他也是紫荆花乐队的一员。

可是,刘玉玲会来,多少还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的。

毕竟,现在,她完全担得上“贵人事忙”这个词。

“这种音乐交流会怎么可能少得了我!”刘玉玲似笑非笑地看向何言风,开口解释道:“我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好苗子。”

何言风立刻凑了上去,语气讨好地说道:“行,待会儿,我帮你把把关。”

“主动请缨,这可不像你何老师的性子。”阿依慕歪了歪脑袋,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看向何言风,“说说吧,有什么事要我帮忙?”

“我能有什么事儿!”何言风讪讪一笑,而后故意压低声音,说道:“就是刚刚的玩笑话,你别当真。”

阿依慕故作懵懂,摊了摊自己的手,“什么玩笑话?”

何言风狐疑地看了刘玉玲一眼。

以后者的聪慧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自己所说的事情。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开口复述了一遍,“就是刚刚我说的……让着木木的话……”

刘玉玲听了这话,无奈地叹了口气,而后选择性遗忘道:“哦,刚刚我有听到什么了吗?”

真是又菜又瘾!

总喜欢装大爷,说大话,可是每回都被阿依慕修理得惨兮兮。

“漂亮!”何言风闻言,对着刘玉玲竖了竖大拇指。

刘玉玲无语地斜睨了何言风一眼,而后苦口婆心地劝诫道:“不过,以后在外面吹牛,可得悠着点。”

就在三人进入livehouse,没聊几句的时候,此间主人,邢秀城邢老板面带微笑,走了过来,“何老师,胡老师,刘总!”

“邢老板。”

三人立刻微笑回以招呼。

“何老师,这次怎么没有兴致上去指点指点年轻人。”邢秀城声音之中明显带着几分恭维地说道。

“邢老板,你可别抬捧我了!”何言风摇头摆手,故作惶恐状,道:“我自己还是个新人呢!”

邢秀城微笑扫视众人一圈,“哈哈哈,何老师,你问问,有人把你当新人吗?”

几位老师,包括刘玉玲,听了这话,尽皆是认同地点了点头。

现在,还把何言风列为新人,让他去和一群菜鸟同台竞技,绝对是欺负人。

何言风闻言,无奈地摊了摊手,“可我实实在在的,就是一个萌新。”

“哈哈哈,何老师,你还真谦虚。”说话间,邢秀城的脸上露出弥勒佛般的笑容。

……

说说笑笑间,时间飞逝,很快,就到了九点钟。

这个时候,紫荆花乐队的表演已经结束了,虎虎老师也回到了刘玉玲的身边。

何言风三人一波,黄兴云老师四人一波,七人兴致勃勃地看起了表演。

“咦!”

何言风正看到津津有味,就在这时,舞台上面,一道熟悉的身影引起了他的兴趣。

看到何言风的反应,刘玉玲侧头瞥了他一眼,“看什么呢?”

看到何言风的注意力居然在刚刚上台的蒙面女孩上面,她声音戏谑地打趣道:“偷看别的女孩子,小心我回去告诉木木。”

“我可没有偷看,而是大大方方地看。”

何言风并没有收回目光,他指了指舞台上面已经开始准备表演的蒙面女孩,推荐道:“对了,你可以重点关注一下这个女孩子,之前我和木木偶然遇到过她一次,是个嗓音条件很不错的好苗子。”

发现何言风竟遇到过眼前舞台上的女孩子,而且还是和阿依慕一起的时候,刘玉玲心中提起的一点点防备蓦地消散了。

虎虎老师也看了看舞台上面的蒙面女孩,而后发出了疑惑的声音,“她为什么戴着面纱?”

何言风摇了摇头,“这也是我和木木疑惑不解的地方。”

“好了,马上开始了,玲子,你认真考察一下吧。”看到演唱马上就要开始了,何言风再次开口,小声提醒了一句。

“确实要多关注一下。”刘玉玲闻言,点了点头,而后聚精会神,看向舞台上面的蒙面女孩,“毕竟能够获得你们俩的认可,可不容易。”

如果眼前舞台上面的蒙面女孩演唱功力不错,且没有签约音乐公司,倒是可以尝试说服其加入月玲工作室。

演唱很快就开始了。

没有出乎何言风的意料,仅仅只是一段主歌,蒙面女孩的歌声就引起了现场的躁动。

一如第一次听到的那样,声音清脆、澄澈,极具感染力。

等副歌响起,蒙面女孩展示出了自己真正的实力。

那极具穿透力,而且纯净得似乎不带一点沙哑的高音,一下子抓住了现场大部分人的心神。

听到这里,刘玉玲的眼中已经闪烁起了一缕异样的光芒。

她赞叹地说道:“喔,嗓音条件确实不错。”

如果要进行对比的话,她觉得,眼前这个蒙面女孩的嗓音条件其实不比阿依慕差。

她目光直直地看向舞台上面的蒙面女孩,“如果有合适的歌,应该很快就能火起来。”

何言风不置可否地轻喃了一句,“应该吧。”

刘玉玲刚刚的话提醒了他。

结合蒙面女孩的嗓音条件,其实他的手里就有一首最适合她的歌曲。

没错,就是刚刚抽奖获得的《隐形的翅膀》。

可是,这首歌,何言风已经打定主意,要给阿依慕演唱。

不过客观事实却是,眼前的蒙面女孩的确更适合这首歌曲。

如果由她演唱出这首歌曲,肯定会十分惊艳,最重要的是,如果由蒙面女孩演唱,出来的效果应该会非常接近脑海中的原唱。

因为蒙面女孩的嗓音特点和脑海中歌曲的原唱嗓音十分相似。

何言风还在胡思乱想,天人交战,而舞台上面,却是突兀地发生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变故。

可能是因为演唱得太过投入,在一个幅度比较大的身体律动之中,女孩的面纱竟然突兀地掉了下来。

“哗~!”面纱脱落,女孩的容貌完全展现在了观众们的面前。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现场登时便嘈杂喧嚣了起来。

何言风也是极为好奇,他探着脑袋往舞台上面看了看,而后他立刻明白了周围人群喧嚣起来的原因。

因为面纱脱落之后展现出了一张十分标准的美人脸。

然而,可惜的是,在这张标准的美人脸上面,居然有着一条暗红色的、约七八公分长的疤痕。

女人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更衬托得那道伤疤的狰狞可怖。

这无疑是极其遗憾的一件事情。

如此美丽的女人,身上居然有这样的瑕疵。

甚至,已经不能用瑕疵来形容了。

就像精美、高贵的翡翠,上面却出现了一条裂绺,这无疑是极其可惜的一件事情。

“居然是她!”蒙面女孩的面纱脱落,刘玉玲立刻发出了诧异的声音。

显然,她已经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她是谁?”何言风从惋惜之中回过神来,他问向身边的刘玉玲。

刘玉玲叹了口气,语气颇为复杂地说道:“以前星辰娱乐的师洛洛!”

“她很有名吗?”何言风继续疑惑地问道。

刘玉玲看着舞台上面,只是小小慌乱了一下,便自顾自落落大方,继续开始演唱的师洛洛,解释道:“新生代比较有名的小花之一,以前也算是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是因为这个,前途尽毁了吗?”听出了刘玉玲声音之中的惋惜之情,何言风指了指自己的脸,而后猜测地问道。

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而且还是当红的小花之一,如今却出现在这样的地下野场子里面,其真实原因十有八九和那道疤痕有关。

刘玉玲点了点头,“是的,因为一场比较严重的车祸,她几乎毁了容,虽然后面有传言,说她整容整回来了,但是看现在的情况,传言肯定是假的。”

她的话证实了何言风心中的猜想。

虎虎老师听了这话,也是适时插嘴道:“这件事情,我也听说过一些。”

“网传毁容之后,失去了相貌优势,她已经和星辰解约了,被扫地出门了。”他看向仍旧在舞台上面演唱,似乎根本不受影响的师洛洛,声音有些复杂道:“很显然,这条应该是真的。”

何言风闻言,忍不住感慨了一声,“娱乐圈,还真是个世态炎凉的地方!”

旋即,他有些好奇地问道:“对了,按你说的情况,她不应该是一位演员吗?”

刘玉玲开口,为何言风解惑,“师洛洛是偶像组合出道,后来,组合解散了,才单独出来solo,并且阴差阳错,走上了演员的道理。”

刘玉玲之所以知道得这么清楚,也是因为那段时间,知道丁为民的背后靠山是麦田娱乐,她特地关注了一下这个公司的信息。

随即,麦田娱乐麦志康带着当红小花飙车却意外发生车祸的消息便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

当时,她还心中暗爽,以为老天爷都看不过去,都在惩罚麦田娱乐。

现在想想,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没想到,那次闹的沸沸扬扬的车祸,居然还有师洛洛这么一个受害者。

是的,现在,刘玉玲已经基本可以肯定了,师洛洛脸上的伤疤肯定就是那次车祸造成的。

从此时此刻的情形来看,那次车祸完全毁了她!不仅毁了她的容貌,也毁了她的事业。

“看来,演员的工作经历并没有荒废她的歌唱功力。”看着舞台上面自信、从容,明显已经从苦难之中挣脱出来了的师洛洛,何言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欣赏之色。

他转头,看向身边的刘玉玲和虎虎老师,而后微笑地问道:“你不觉得,现在的她,很自信,很美吗?”

“确实很美!”听了何言风的话,这一刻,无论是刘玉玲还是虎虎老师都为之动容。

当然,在livehouse的现场,被师洛洛感染的人也不在少数,他们一个个,忍不住欢呼,忍不住鼓掌,似乎想用这样的方式鼓励这个坚强无比的女孩子!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